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培训课程 红色讲堂 红色文创 苏区人物 联系我们
红色讲堂
中国共产党赣州历史
赣州党史大事记
赣南红色历史
苏区精神
长征精神
苏区故事
历史事件
红色中华
红色著作

赣州大革命的失败

浏览:次  更新:2021-07-13

第四章

赣州大革命的失败


一、国民党右派破坏赣州工农运动

赣州“二女师事件”

工农革命运动的广泛深入开展,本是国民革命深入发展的重要标志,完全符合孙中山为国民党制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革命政策。但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却十分害怕工农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千方百计地对工农革命运动加以限制、破坏和镇压。

1926 年12 月初,正当赣州工人罢工斗争获得胜利、劳资双方签订合同之时,由国民党右派把持的国民党江西省党部,派出国民党右派分子熊祯来赣州,企图阻挠赣州劳资双方签订合同。同时,蒋介石从南昌派遣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师进驻赣州。国民党师党部代表倪弼是蒋介石的亲信,师政治部秘书胡启儒是国民党右派骨干。国民党赣县县长由AB团骨干分子郭巩充任。

倪弼、郭巩等一到赣州,首先解散了“左派”色彩浓厚的赣县临时政务委员会。接着,他们大肆制造谣言,中伤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并连续制造事端,蓄意制造工人与学生之间的矛盾,恶化劳资关系,企图瓦解正在进行的洋货店员的罢工斗争。1926年12月 30 日,他们一手制造了一个所谓“二女师事件”。

这天晚上,洋货业几个学捷到二女师去看学生排演文明戏,遭到二女师职员和学生阻挡,被斥之门外,引起争吵。这几个学徒一时气愤,在墙上写下打油诗一首,谓“男女不平等,便是反革命”。这本是小事一桩,可是倪弼等听了二女师校长、国家主义派分子欧阳魁的汇报后。却指使欧阳魁乘机制造事端,声称这是共产党唆使工人侮辱学生、编动二女师学生上街游行,散发传单标语,高喊要“打倒共产党”、“解所总工会”、“打倒陈赞贤”。他们还动员商会出资300元,派出学生代表张家瑛等赴省“告状”。右派把持的国民党省党部妇女部长、AB 团骨于分子曾华英,抓住这一事件大造舆论,以省党部名义发宣言、通电。攻击诬蔑赣州工人运动。接着,国民党省党部派出AB 团骨干分子贺其桑为特派员到赣州,查处所谓“二女师事件”。贺到赣州后,与倪弼、郭巩等密谋,设下圈套,以召开各团体负责人联席会为名,布置好打手,妄图逼迫陈赞贤等工会领导人就范。陈赞贤等人事先闻讯,拒绝出席会议。倪弼等人的阴谋落空。

倪弼等人不甘心失败,又派出新一师右派军官唆使米谷豆麦业两家店铺老板蓄意寻衅,带领打手杀伤十几名工人。总工会领导各行业工会代表组成请愿团,到新一师和赣县县政府请愿示威,要求严惩凶手,得到新一师左派军官的支持。迫于压力,赣县县政府不得不答应工人们的要求,拘押了凶手。

接二连三的失败,使倪弼恼羞成怒。1927年1月26日晚,倪弼等人急不可耐,派新一师右派军官带领士兵包围和搜查总工会,企图捉拿陈赞贤、萧韶等人,但未得逞。他们又于当夜实行全城戒严,次日又发布“通缉令”,扬言捉住陈赞贤等人要“公开审判”。党组织和总工会得到情报后,召开紧急会议,决议陈赞贤出城暂避。陈赞贤却态度坚决地说:“被以暴力来,我以理争之;争之不得,以身死之。为党国、为群众而牺牲,具有最大之价值光荣之历史!”众人为陈赞贤坚决的革命态度所感动,为安全计,一致请求陈赞贤速离赣州。当晚,中共赣州特别支部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派陈赞贤出席将在南昌召开的江西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

第二天拂晓,陈赞贤遂在工人们掩护下,扮成伙夫模样,身着灰布短衣单祆,一手提篮,一手握菜刀,由西门扒城而下,潜上江边小船,前往南昌。第二天,由10名工人代表组成的赣州工人请愿团,亦乘船前往南昌,途中与陈赞贤会合,一起向北伐军总政治部请愿,揭露倪弼一伙的罪行,并参加江西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

新一师中的共产党员和左派军官,对倪弼一伙破坏赣州工农运动的行径强烈不满。他们组织了“青年军人联合会”,支持和配合赣州工人的斗争。1927年1月29日晚,倪弼以党代表名义召开全师军官大会,煽动以武力镇压工人运动。左派军官们早已得悉倪弼图谋,并已预作准备。会上,倪弼大放厥词后,果然遭到左派军官一顿痛打。挨打之后,他带着胡启儒等几名右派军官,悻悻逃回南昌,向蒋介石告状。倪弼走后,新一师 230 余名左派军官联名致电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强烈要求将倪弼撤职查办。赣州工人请愿团也强烈要求总政治部、总司令部查处倪弼破坏工人运动的罪行。

就在倪弼逃走后不久,中共江西区委派方志敏前来赣州,指导工作。方志敏高度赞扬了赣州工农的革命斗争精神,明确指出:国民党右派是不会甘心的,斗争还会更激烈,要发动群众揭穿资本家和豪绅地主的阴谋,击退右派的反扑。蒋介石早就视赣州工人运动为眼中钉。他耍弄反革命两面派手法,一方面口头答应撤换查办倪弼,一方面却阴险地对倪弼说:“有本事的回赣州去。”他还给倪弼增派了一批右派军官,并撤换了新一师中第一团团长万增等左派军官。2月上旬,倪弼气势汹汹返回赣州,加紧向赣州工人反扑。赣州上空黑云翻滚,形势日益恶化。


赣州惨案震惊全国

正在南昌参加全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的陈赞贤,在大会期间被选为省总工会执行委员。1927年2月底,他得知赣州工运处于危急之中,心急如焚,决定立即返回赣州。中共江西区委领导同志考虑到赣州局势险恶,担心他的安全,劝他暂时留在南昌,慢点回去。陈赞贤坚定地说“我不怕死,何畏一倪弼和劣绅!”又说:“革命应有牺牲精神,个人生死观念早已打破。我陈赞贤死了,还有第二个陈赞贤!”他谢绝同志们的挽留,不顾个人安危,将生死置之度外,由省总工会特派员刘国臣陪同,毅然从南昌回到了乌云密布、杀机四伏的赣州。

得知委员长回来,赣州工人们奔走相告。3月1日,赣州总工会在卫府里举行大会,欢迎陈赞贤返回赣州。陈赞贤在会上传达了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精神,介绍了赣州工人代表团在南昌、武汉请愿情况,号召工人阶级团结起来与国民党右派坚决斗争。倪弼等听到陈赞贤回来的消息,又恨又怕。他们连续几夜聚集在一起,密谋杀害陈赞贤的毒计。3月6日晚,陈赞贤正在赣州总工会主持会议,研究筹备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二周年活动。突然,国民革命军新编一师的反动军官胡启儒推门而入闯进会场,对陈赞贤说有事相告。陈赞贤刚走出会场,几名便衣武装同时拥上,把他绑架出了总工会。当开会的工人们急忙出来阻挡时,总工会的大门已被反动武装封锁,沿街岗哨密布,全城戒严。

陈赞贤被诱骗、绑押到国民党赣县公署西花厅。这时凶恶的敌人纷纷开枪,陈赞贤倒在殷红的血泊之中,壮烈牺牲,年仅31岁。随后,刽子手们将陈赞贤拖至县政府东北侧的大榕树下,再次朝他身上连开数枪。倪弼、郭巩、胡启儒等刽子手杀害陈赞贤后,连夜逃离赣州”。第二天清晨,工人们找到自己的委员长时,只见他全身血迹斑斑,共布满18个弹孔。惨不忍睹。这就是国民党右派制造的震惊全国的赣州惨案(亦称“三·六”惨案)。杀害陈赞贤,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在江西打响的反共反人民的第一枪!中国共产党早期工人运动领袖、中共赣南地方组织的创建人之一陈赞贤,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赣州工人运动壮丽的篇章!


二、反击国民党右派的斗争

声势浩大的请愿活动

陈赞贤惨遭杀害的盟耗传出后,赣州工人、农民、学生无比悲痛和愤慨。3月7日,赣州总工会决定全市罢工3天,哀悼委员长,抗议国民党右派的暴行。同时,派出两个请愿团,分赴武汉、南昌请愿,向武汉国民政府、总司令部和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强烈要求惩办凶手,改编并调离新一师,严禁干涉工人运动,公祭陈烈士,抚恤烈士家属。

全国和全省各革命团体坚决支持和声援赣州工人阶级。3月14日,全国总工会发出“反对赣州驻军枪杀工人领袖”的通电,号召“全国同胞一致愤起力争,以救革命危机”。3月15日,刘少奇在汉口《民国日报》发表《论陈赞贤同志在赣被害事》,指出:“陈同志完全死于反革命封建军官之手,这些反革命的军官在江西拼命分裂工人的组织,勾结旧封建势力压迫真正工人的运动,枪毙陈赞贤就是反动派最猛烈的进攻”。“全国所有革命团体及革命民众应该认为江西这件事的发生是摧残革命!是革命战线内反革命的开始,大家应一致起来奋斗,督促政府及党部肃清一切反动派,并竭力援助江西的革命民众,务必达到国民革命之完全成功。”@武汉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全体学员于3月26日举行追悼阳新、赣州死难烈士大会。毛泽东在会上发表演说,愤慨地说:“在这革命势力的范围内,竟不断的演出惨杀农工的事实,由此可证明封建的残余势力,正将着秣马厉兵,向我们作最后的挣扎!从今天起,我们要下一决心,向那些反动分子势力进攻,务期达到真正目的。”郭沫若发表《请看今日之蒋介石》讨蒋檄文,指出“蒋介石就是背叛国家、背叛民众、背叛革命的罪魁祸首”。江西省总工会等 13 个革命团体成立了“陈赞贤惨案委员会”,发出声援宣言,并组织了以方志敏为首的江西各界请愿代表团赴武汉请愿,要求严惩凶手。南昌市数万工人、农民、学生举行追悼大会和游行示威。在南昌请愿的赣州工人代表,高举烈士血衣走在游行队伍前面,高呼“严惩凶手”、“为烈士报仇”等口号。朱德领导的军官教育团,也愤然上街游行,声援赣州工人。广东南雄、湖北武汉、阳新、省内的吉安、遂川等地和赣南各县都先后举行追悼大会。


沉痛追悼陈赞贤烈士

赣州各界人民和各县工会、农协、学生会等革命团体,沉痛悼念陈赞贤,决心继承烈士遗志,前仆后继,坚决与国民党右派和豪绅地主资本家斗争到底。1927年4月10日,赣州各界人民在明伦堂公祭陈赞贤烈士。布满18个弹孔的烈士遗像前,摆满各界送来的花圈和挽幛。前来悼念的一队队工人、一队队农民、一群群学生,满含悲哀的泪水,向自己爱戴的委员长告别。

弹九十八脱凡尘,

竭力扶工是为人,

垂耗传来全国恨,

狂风吹倒百年身,

惟奈忠奸分畛域,

先生血色总常青。

赣南学生联合会的挽诗,表达了赣南人民对陈烈士的敬仰之情。进步青年教师黄华瘦,赠送的一幅挽联是:

“?'

“!"

这幅无字挽联,表达了赣南人民大众对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惨杀陈赞贤、破坏工农运动的无比愤慨。

4月13日,赣州各界在卫府里举行陈赞贤烈士追悼大会。会后,近万人的送葬队伍浩浩荡荡地将烈士灵柩送至东门外,然后由赣州300余名工人纠察队扶灵送回烈士原籍南康县。南康县各界人士和群众整队前来潭口迎接灵柩到南康县政府中堂凭吊,后将烈士安葬于家乡东山蓝田渡。

国民党右派制造赣州惨案,并没有吓倒赣南的共产党人和工人群众。刽子手的暴行,更激发了赣南人民前仆后继、不怕牺牲、坚决斗争的英勇气概。在悼念陈赞贤时,当时任中共赣州地委书记的朱由铿写的挽联是:“为你报仇!”赣州总工会代委员长钟友千写的挽联是:“你死我来,看他怎样!?”中共赣州地委和各县党组织,以及各群众团体,面对敌人的屠刀,踏着烈士的血迹,继续领导赣南的工农群众与国民党右派和土豪劣绅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5月1日,崇义县共产党员陈赞雍、邓子恢等,领导县城平民及近郊农民3000多人,在县城集会游行,抗议国民党县政府恢复石灰捐等苛捐杂税。集会群众愤怒地包围县政府,抓住反动县长蔡舒关进监牢,宣布成立崇义县临时行政委员会,由陈赞雍兼任主任委员,并宣布实行“二五”减租,取消各种苛捐杂税。这次暴动,给了崇义和整个赣南国民党右派沉重一击。


三、赣州革命斗争转入低潮


赣州惨案发生后,蒋介石迫于全国上下愤怒抗议的强大压力,不得不假惺惺地批准将倪弼免职查办。然而,背地里他却更加狰狞地举起屠刀杀向工农,接连制造了“九江惨案”、“安庆惨案”。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公开背叛国民革命,在上海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起义工人,完全露出了反革命真面目。倪弼等人杀害陈赞贤后,这时也逃到了上海,受到蒋介石的接见和嘉奖。为彻底镇压赣南的工农革命运动,蒋介石命钱大钧的国民党第二十师由粤入赣“清党”,并命倪弼重返赣南。

5月18日,“清党军”杀气腾腾地进驻赣州。6月21日由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广州分会委派倪弼、蔡熙盛、阮齐、汪世鎏、张家瑛等11人为委员,在赣州成立了“中国国民党赣南特别委员会”,倪弼为主任委员。同时成立“赣南清党运动委员会”(后改为“赣南清党委员会”)统一指挥赣南各县“清党”行动。接着,各县先后成立了国民党“清党委员会”分会。

“清党军”进驻赣州的当天,就残忍地杀害了赣州理发工会主席邵道源。接着,又逮捕杀害了中共赣州地委书记张世赡、朱由铿等10余名共产党员。倪弼指挥“清党军”在赣州城和赣南各县封闭和解散革命团体。捕捉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收缴工农武装,摧残工农运动。

7月15日,武汉的汪精卫也撕下假面具,召开“分共”会议,叛变革命面对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中共赣州地委为保存革命力量,组织赣州和各县共产党员分头隐蔽和撤退。工人中的共产党员一部分留在城内坚持斗争,一部分转移到乡村隐蔽。工会、农会的党员领导干部一律撤离。赣州总工会代委员长钟友千转移到安福县后不幸病逝,阳立垣转移到萍乡进行地下革命活动。赣州青年学生中的共产党员赖传珠、朱如红等组织了中共旅万支部,转移到革命形势较好的万安等地隐蔽。中共赣州地委和多数县的党组织相继停止活动,只有宁都、于都和信丰的党组织转入农村,坚持开展秘密斗争。赣南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就这样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革命斗争转入低潮。


Copyright © 2017-2019 赣州市红色文化研究院  ICP备案:赣ICP备18002559号-2    技术支持:追逐网络

在线客服